飛鹿言情小說網

三世往生 第三章 玉筆神來主蒼生 02

小說:三世往生  作者:玉筆神來  回目錄  舉報
  一陣眩暈,南宮扶著腦袋醒了過來。

  抬頭看去,眼前一片飄渺的云霧。微風吹過,白色的云緩緩的移開,視線慢慢的清晰起來。

  放眼望去,四處都是懸浮在空中的小島,隱約看的到島上秀美的景色。低頭看看腳下,卻是萬丈深淵。透過飄渺的云霧,依稀看得清深淵里依舊是五彩斑斕。

  “來者何人?”

  聞聲望去,卻是個白衣男子,身旁還有幾個也是白衣的弟子。

  南宮起身,拱著手:“在下梁國將軍,奉梁王之命特來仙界尋求幫助。”

  那仙人一聽梁國,表情略顯凝重,“我拂塵山不在人間,你們世人如何知道仙界的存在?”

  南宮想說什么,但想了想,道:“這位仙家,我只是個臣子,君主的命令我輩如何得知緣由呢。”

  仙人沉默了一會兒:“我拂塵山少有凡人來訪,待我稟明師尊再做打算。將軍請先稍等。”

  說罷,仙人御劍而去,只留下一眾弟子擋在南宮的面前。

  那仙人趕到凌厲殿的時候,古銘正在殿中翻看竹簡,見有弟子前來,便放下手中的事。

  “師尊,山中來了一個凡人,說是梁國將軍,奉梁王之命來仙界求助。”

  古銘一聽是個凡人,便道:“你說什么?”

  那仙人先是一愣,便又把這話重新說了一遍。

  “我拂塵山隱居仙界,他一個凡人如何得知?況且還是奉命前來,難道說?”

  古銘暗自思忖著,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便轉身看著那仙人,“你先帶他去凡夫殿,我稍后就到。”

  仙人應和著退去。古銘來不及多想,便趕去閑云殿找墨菲。

  “師兄怎么這時候來我這閑云殿?”墨菲打趣了幾句,卻見古銘表情嚴肅,便不再玩笑。

  “出了事了,”古銘皺著眉頭,緊張的看著墨菲:“有凡人來這拂塵山了。”

  “凡人?”墨菲放下手中的折扇:“怎么回事/”

  古銘便將詳情告訴了墨菲。

  “師兄,興許只是人間里有幾個能通曉仙機的江湖術士呢,并非如你所想。”

  墨菲雖寬慰了古銘幾句,但心里還是說服不了自己。他剛說完這句話,便轉而又說道:“不過,倘若真是屠天門的陰謀,你我還是不得不小心。”

  兩人說罷便出了閑云殿。

  南宮被仙人帶至凡夫殿的時候,古銘和墨菲也恰好趕了過來。

  見二位師尊前來,一眾弟子便合掌行禮。南宮見狀,心下知道這便是拂塵山的仙尊了,于是便走上前去。

  “小人梁國護國將軍南宮謹,今日奉梁王之命來仙界尋求幫助。”

  古銘和墨菲相視一眼,便看著南宮。

  “貴客前來,我拂塵山自是歡迎。”古銘強擠出一絲笑意,“只是不知.....”

  話說到一半,卻被墨菲攔住:“師兄。”

  古銘回頭看了墨菲一眼,便把沒說出口的話咽了回去。

  墨菲打開手中的折扇,“將軍既是奉了梁王之命,不知可有梁王的親筆旨意?”

  南宮這才想起來,圣上托他帶來的信件還在自己懷中,于是便將密旨取了出來,雙手呈上:“竟是我一時疏忽,把這么重要的事情忘記了。”

  墨菲笑笑,示意弟子取了密旨傳到殿上。

  古銘接過密旨,打開細細的讀了幾句,卻臉色大變。

  看出古銘神情不對,墨菲忙起身接過古銘手中的密旨,只見密旨上寫著幾句話。

  “我梁國君主蕭平君今日有難,特求仙界仙尊幫助。昨日仙尊指點,我才得知自己犯下了大錯,但求仙尊開恩,免予我減去陽壽的懲罰,我愿一心侍奉仙尊,供奉仙界。唯求仙尊搭救。蕭平君拜上。”

  墨菲看著密旨,神情有些飄忽。

  古銘抬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墨菲,又將視線移到臺下,表情稍稍緩和。

  “南宮將軍不遠而來,我拂塵仙山定要好好招待。”古銘說罷,便命弟子帶南宮離開。

  南宮卻站在原處:“仙尊不急,”說著揮了揮手,“梁王殿下還等著微臣回去復命,不知......”

  其實南宮并不知道密旨中寫了什么,他只是想試探古銘的口氣,看看自己能在這拂塵山中待上多久,也好做打算。

  古銘微微笑笑:“將軍心系梁王,此等衷心甚是難得。只是掌門師兄閉關修行,此事還要稟告師兄才行。將軍既已來到山中,不妨四處游覽一番,就當放松心情了。”

  聽古銘的語氣,想來一時半會兒也走不出這拂塵山,南宮便回了禮,“既如此,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  看著南宮離開,古銘和墨菲都松了一口氣。

  只是想到密旨中提及的消減陽壽之事,古銘還是捏了一把汗。

  墨菲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師兄,這消減陽壽可是陰司判官所為,何故會讓他一個凡人知曉?”

  古銘愣住了。

  許久,墨菲走下殿,緩步的踱來踱去:“若真有此事,他一個人間皇帝,如何知道自己陽壽被消減?如果此事子虛烏有,那又是誰告訴他的呢?”

  “不!”古銘站了起來,表情嚴肅:“問題的關鍵在于,南宮謹是如何知道拂塵山的所在?”

  這句話無疑晴天霹靂,一下子驚醒了墨菲。

  密旨雖疑點重重,但問題的關鍵卻是,南宮謹一個凡人,如何知道拂塵山的位置,又如何知曉通往拂塵山的暗語。

  想到這里,墨菲突然覺得脊背發涼。

  南宮被仙人帶離凡夫殿,又在飲綠閣安置了居所,隨仙人四處游覽了一番,便不在話下。

  卻說那日,玉靈晗被古銘罰去云中閣,無塵便把她交給一個弟子,那弟子卻帶著玉靈晗來到嫏嬛閣。

  本以為會是罰去地獄那樣的地方,卻沒想到會是在嫏嬛閣,倒正中了她的下懷。玉靈晗便以為古銘師尊疼惜自己,心中不免高興起來。

  她拍了拍前面師兄的肩膀:“唉!師兄!你說這古銘師尊其實還是個蠻可愛的人,對吧?哈哈。”

  前面的弟子轉身看了玉靈晗一眼,表情驚愕,卻沒說什么。

  玉靈晗跟著弟子走進了嫏嬛閣。閣中依舊是老樣子,左不過幾日的功夫,塵土又堆積了一層。

  說來也怪。在這拂塵山中,景色秀麗,氣候溫潤,雖說植物都是清一色的白花白樹,但整個拂塵山并沒有塵土。但看看這門窗緊閉的嫏嬛閣,三五日不打掃,便塵土飛揚。想來也奇怪的很。

  “師兄,是不是又讓我打掃嫏嬛閣啊?”玉靈晗看著面前的弟子,嘴角掩不住微笑。

  那弟子本沒有打算理會她,但聽她喋喋不休,卻也煩得很,就說道:“你沒有聽見古銘師尊說嗎?是讓你去云中閣!”

  見這弟子似乎不耐煩,玉靈晗便收起笑容,拘謹的跟在弟子的身后。

  在嫏嬛閣的書架之間繞了許久,弟子在一面墻前停了下來。他緩緩的運功,雙手一推,那墻便若隱若現,橫空出現一架扶梯。

  玉靈晗想要問什么,但看弟子表情凝重,便沒說話,只跟了弟子攀爬扶梯。

  這扶梯看不出是什么材質,只覺得腳下松松軟軟,踩上去異常舒服。玉靈晗便忍不住向腳下望去。這一看,竟嚇得她差點掉下來。

  “那是什么?”玉靈晗看著腳下噴發出的紅色巖漿,驚叫著扶住欄桿。

  弟子轉身看了她一眼,“竟如此膽小。”

  玉靈晗這才覺察出自己的無狀,便悻悻的跟著弟子繼續攀爬。

  走了許久,卻到一處平整的宮殿里。這殿中擺滿了書架,架上放滿了書籍,殿中央是一口圓鼎,鼎中時時噴發著紅色巖漿。

  玉靈晗看著那口大鼎,不禁站住了:“師兄,那只鼎是做什么用的?”

  那弟子沒有回頭,只自顧自的向前走著:“這是通往煉獄的赤焰漿。”

  “赤焰漿?”玉靈晗雖聽過煉獄,但對這赤焰漿卻一無所知,“這是干什么用的?”

  那弟子停下了腳步:“懲罰犯了錯的仙人。”

  這一句話,倒嚇住了玉靈晗。

  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面前的火焰。她雖犯了錯不假,但也罪不至死,頂多算是比較頑劣,比較淘氣,比較可愛......可師尊為何會罰她去地獄?

  “你不用擔心,”弟子看她害怕,轉而又安慰了幾句,“這云中閣處在仙界的最頂端,四周是嫏嬛閣和三尊的居所。并不是什么地獄。那赤焰漿只是警戒,并無其他。”

  “但是......”玉靈晗想到古銘師尊那張令人害怕的臉,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師尊罰我來云中閣......到底要我做什么呢?”

  弟子笑而不語,信步往回走。

  “師兄,師兄,你還沒說師尊罰我來做什么?”玉靈晗跟在弟子的身后,卻奈何那弟子一句話也沒說。

  臨至殿門前,弟子突然轉過身,看著玉靈晗:“這云中閣沒有晝夜,四處都暗藏殺機,若到時你還活著,便是最幸運的了。”

  說罷,便消失在云中閣。

  玉靈晗看著空蕩蕩的云中閣,又想起那弟子說的話,不禁毛骨悚然。

  這時,一個聲音從空中傳來,嚇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這丫頭卻是為何事被罰?”

  玉靈晗坐在地上,瞪大了眼睛往四處看著,卻沒有見一個人影。

  “你是誰?”她大聲的問道。

  那聲音停止了片刻,轉而又笑了:“哈哈哈,我是這赤焰漿里的幽魂,丫頭好大的膽子,竟連我也敢詢問,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嗎?”

  玉靈晗這才聽清楚,那聲音是從圓鼎中發出的。

  “我才不怕你,我只是被罰在這云中閣中思過,又不是什么大錯,師尊不會殺我,你赤焰君又奈我何?”

  幽魂大笑了幾句:“好一個膽識過人的丫頭,我赤焰君喜歡!”

  玉靈晗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爐鼎。

  “只是丫頭,你可別忘了,你被古銘罰來云中閣,這樣的罪刑不說死,卻也是少了半條命,你好自為之吧!”

  玉靈晗不屑的看著爐鼎:“任憑你怎么說,你還不是一樣在這云中閣里,我們不過半斤八兩吧!”

  “哈哈哈!好一個半斤八兩,若是你能活著出去,來日我赤焰君定要交你這個朋友。”說罷,那聲音卻驚叫了幾聲,凄厲異常。再仔細聽去,卻已經沒了聲響。

  “哼,也得有機會出來才行啊!”玉靈晗說了一句,卻突然覺得云中閣里冰冷了許多。

  她小心翼翼的挪動步子,四處打量著這個宮殿。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三世往生書評:
富宝彩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