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鹿言情小說網

木陵 第六十五章 心底的疑慮

小說:木陵  作者:江州小十七  回目錄  舉報
  空曠的山間路上,刺耳的跑車聲疾馳奔來,驚起了山間林中休憩的鳥兒們,項陽疲憊著一手扶額,帥氣冷峻的臉上滿是嫌棄

  “我說,旭,你能不能換個車子”都有種想跳車的沖動,這喧囂的聲音,金旭聽完露出邪魅一笑,加下一腳油門,車子又上了些速度,聽著無比刺耳

  “哥,你和李映雪呆久了,也變的這么喜歡安靜了?這么酷炫的跑車,可是今年的限量款,我可舍不得,再說了今天我可是陪你回家見父親,還不是怕你被父親責罵,你說有我這么好的弟弟嗎?”

  那聒噪的聲音,直到接近了一幢私人別墅才漸漸平息下來,慢慢的駛進了高高的大門,穩穩的走在花園之中,管家早已在門口等待,待到兩人停車靠近,才迎了上來

  “少爺”接過兩人手中的大衣,管家畢恭畢敬的向二人鞠上一躬

  “父親呢?”項陽問道

  “在書房”

  “是,您辛苦”項陽含著身子點了頭,便和金旭越過來人往書房走了過去

  “進來”有力低沉的聲音在兩兄弟敲門后應了一句,兩兄弟默契般端正身子,推開門走了進去

  “旭”還未站定,金正秉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

  “是,父親”金旭連忙應了上去,面有微微懼色

  “幾百里外都能聽到你車子的聲音,下次再弄出這么大的動靜,你的車也就不要開了,我每天讓管家送你去公司”

  “是,父親”急忙恭敬從命,自由如他,他可寧死不要如此待遇,見父親不再言語,金旭如如獲大赦般抬眼望了望項陽這邊,這才發現他正用著那活該的眼神偷望自己,幸災樂禍的神情還真是和以前的冰山老哥很是不搭

  “陽,這些日子忙些什么?”金正秉這才從椅子上站起身,將老花鏡摘下放到一邊,雙手背在了身后。

  “公司上的事情”項陽答道

  “哼,別想瞞著我,我聽說你最近和一個女人走的很近,那…..”金正秉冷哼出聲來

  “父親,那個女人即使是您,也請不要去干擾干涉半分”沒等他將話說完,項陽立刻打斷道,臉上的神情陰郁的可怕

  被突如而來的聲音打斷,金正秉不可思議的看著竟在此刻與自己起了沖突的兒子,一向謹慎冷靜的人竟也會如此。

  “咳,父親,哥,管家說飯菜準備好了,我們去吃飯吧”旭見這勢頭不妙,壓抑著氣氛簡直讓人難以呼吸,便出口道

  “你先出去”金秉憲出聲來,來回轉著手腕上的佛珠

  “是”旭乖巧的退出房間,他給自己的哥哥使者眼色,想讓他在這種時候就不要和父親再起沖突,可這家伙就如沒看見般忽視著自己。

  “我只能幫你到這,你倒是退一步”旭湊過來咬著牙囑托自己的哥哥,真不讓自己省心,反正只要是李映雪就能讓自控能力全都消失不見

  “到了什么地步?”他問兒子,兒女情長這些小事,在他看來都比不過一個男人事業上取得的成就

  “這是我的私事”項陽說道,并未有再做回答的打算

  “是嘛?”金正秉捏著手中的佛珠說

  不至于擔心父親會做什么傷害她的舉動,項陽相信她可以保護好自己,還有以她的警惕性,這些天她怕是已經知道了,只要想到她會為這種事情再徒添別的思緒,他的心便像堵著棉花般,壓得自己快要透不過氣來。

  “別去招惹她,也別想著去跟蹤她,這些對于她來說都沒有意義”

  “哦?如此說來,我還真是想了解下這個女生,竟可以將兒子迷惑成這個樣子?”金正秉笑著說道

  “是的,我被迷惑了,所以別再費心在她身上,她有事,我會瘋掉”項陽毫無顧忌的說出內心的話,聲音中夾雜著些許顫抖。

  “哈哈哈”金正秉這下聲音來

  “讓你玩玩可以,早日收了心,想想和由美的婚事,父親是為你好,你啊,還不夠成熟,一個男人要在這個世上立足,靠的是什么?到父親這個年紀你就明白了”金正秉背對著他拿起書架上的照片看了看

  “父親”項陽再次開口,卻再次被打斷,用手撫摸了下相框

  “這也是我的底線,下樓吃飯,我也不想聽到再關于那個女生”放下那框,徑直走了出去,一個人留在書房內,挺立著站了好一會,眉宇緊鎖著,拳頭握的咯咯作響……

  木陵打開房門,隨手將客廳的燈打開來

  “你這樣看到一個人躺在自己家里,也不驚訝?”項陽懷中揣著個抱枕,手肘撐著頭顱,懶洋洋的側著身子眼巴巴望著門前依舊還能冷靜的女人!淡漠的回身關了門,不回話將包放在他的面前的茶幾上,轉身往廚房走去

  “算我一份晚飯,謝謝”

  項陽笑著坐起身,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,這么看來自己倒像極了吃軟飯的人,無心電視上的節目,歪著頭顱目不轉睛的望著廚房清洗的人,眼中有化不開的濃情

  錢包從她的包中掉了出來,伸手撿起打開,里面夾了張照片,照片中短發女生笑的很是燦爛,手中舉著獎杯,還有于師父,剩余那三個人應該是她的媽媽,弟弟還有爸爸?項陽仔細的看著手中已經發黃的照片。是她的家人沒錯吧?

  “喂?”木陵轉過身來遲疑看著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男人

  “……”項陽再次看向手中的照片,似乎并未聽到

  見他未有反應,木陵扣了摳手指

  “項陽?”

  “在”是在喊他,項陽一下僵直了身子,迅速將照片放入她的錢夾,又將它塞回包中

  “怎么了?”他連忙起身跑去廚房

  “沒有菜了”冰箱中空空如也,木陵滿眼無辜的望著身后人,項陽笑了笑,見她如此可愛無辜的模樣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發

  “哦,一起出去買吧,反正我現在也不是很餓”

  “嗯”她點頭答應著,似乎并未覺得現在的自己有任何不妥的地方

  推著購物車,項陽仔細挑選著食材,然后再拿過去給她參考,這種與她相處的時刻,平凡安穩的生活,令他倍感暖心,很像新婚夫婦不是嗎?項陽揚起嘴角,好看的眸中閃著光亮。

  “芝士喜歡嗎?我們可以做一個芝士排骨”見她拿著芝士滿是認真的在看,他湊上來問道,可是木陵卻并未再看那芝士,只是緊盯著面前的反光板,銳利且警覺

  “陵兒,怎么了?”見她未答,項陽開口問道

  “需要去解決一下嗎?”淡漠出口,木陵這才垂下頭來看著手中之物

  “嗯?”他不解,隨著她之前的目光看過去,才發現后面兩個男人鬼鬼祟祟的探出頭,又急忙縮了回去!

  “等我一會”項陽依舊對她笑著,可是這笑意在他扭過臉來的那一刻頓覺毛骨悚然起來。

  “總經理,是董事長派我們過來保護你的,總經理..咳咳”破舊的小巷中,那兩人被項陽逼到墻角,他手肘壓在他們的脖頸,眸中陰冷無比

  “再出現在她的身邊,我會廢了你們”他說

  “是,是,知道了”

  “滾”他怒吼出聲

  “是”那二人相互攙扶著離去

  知道父親向來對他很是謹慎,卻不想會做到如此地步,他的苦心勸告和尊崇也許對父親來說,始終未放在心上。他始終從心底不信任自己可以將金氏壯大,還是因為他始終生長在父親打的這天下中,是啊,項陽想到了這,朝著超市內看了一眼,原本還在選擇商品的人卻已經不見,心中不安起來

  “不是讓你等著我”跑上前去搶過她手中的購物袋,項陽微微喘著粗氣

  “…..”木陵將空下的雙手放進口袋,沒有看他,也沒有回答他,一個人靜靜的往前方走著

  “對不起,陵兒,是父親派來的人”不知該作何解釋,可是他就想著實話實說才能取得她的信任不是嗎?

  “現在你還是處境很危險嗎?”木陵問了一句,白皙的臉上一絲擔憂略過,還是有人要對他不利嗎?還是需要保鏢來保護他嗎?這些天一直有人跟著自己,是自己和他走的太近惹起了他父親的懷疑?怕自己對他不利?他這種家庭出身的孩子,總會因為些事情身不由己,她見的多了,可以理解!

  “沒有,我很好”她在關心自己,他還以為她會生氣,他懸著的心放下了些

  “我們快回去吧,好冷”拉過她的手快步走回公寓

  “也許,不該再趕他離開,他這樣在自己身邊自己還可以保護他,如果他再出什么事的話….”木陵心中想著,這突然冒出的想法讓她的心隨之顫抖了一下

  “怎么了?”項陽瞧她此時正望著自己,仿佛在考慮著很重要的事情,格外凝重

  “冷嗎”他將木陵的手拿起放在嘴邊為她呼著熱氣

  木陵心底滿是異樣的思緒,看著身邊此時正在為自己暖手的人,第一次,腦海中閃現出的一個念頭將自己嚇了一跳

  “其實她也需要被人保護”呵呵,她諷刺的在心中笑了,這可笑又可怕的念頭,被握住的手指動了動,她反握住了抓著自己的那只手,厚實,溫暖如同她一直想念的那些人給她的感覺。

  “活在這世上,怎么可能沒有情,不然這世上該有多冰冷,”她記得爸爸曾經這么說過

  與室外格外嚴寒相比,此刻小小公寓內格外溫暖,項陽正在在做著晚餐,而木陵則為在為他打著下手

  “多放些芝士”話未說完,就見他抄起一旁的芝士準備大干一場

  “會很膩吧?”好看的眸子緊緊盯著他要放下一整包芝士的手

  “你喜歡吃不就好了”他堅持自己的想法

  “喜歡也不用放這么些”木陵小聲嘀咕著

  他看著身邊滿臉擔憂的陵兒,疼愛的寵溺全體現在臉上

  飯后木陵主動承擔了洗碗的任務,他則坐在沙發上喝著她泡的咖啡,

  好看的眼睛此時愜意的快瞇成了一條線,若是時間能停止在這一刻該是多好,他看著一旁在清洗的木陵,眼神又落在了她的包上,里面白色的紙張漏了出來,小心的往清洗池望去一眼,放下手中的咖啡…

  “陵兒,我們逃走吧?”項陽走近她,從背后攬著她的腰

  “….”木陵停止了手上的動作,整個人僵直無比

  “逃到哪里都行,誰都找不到我們,就我們兩個逃走吧”他閉著眼睛,將頭深埋在她的肩窩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柔聲問道

  “只要和你一起去哪里都好”

  她有些笨拙的一下下拍著攬著自己的手,這樣會讓他好受一些吧?

  “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,不要放開我的手”將她的手緊緊裹在自己掌心之中,項陽說道,公寓很是安靜,就這樣抱著她許久,內心不安卻始終在發酵著,他對她謹慎著,小心的呵護,可是他也同時害怕著,就算是自己也怕哪天一個不小心也會傷害了她…..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木陵書評:
富宝彩坛